关闭

举报

  • 提交
    首页 > 历史野史 > 正文

    一条老街,一段历史,湖口故事你知道多少?

    2018-02-22 16:46:27    浏览:2    回复:0    点赞:0

    老  城  故  事

                  王筱娟

      湖口始建于南唐,中国第一大淡水湖“鄱阳湖”和中国第一大江“长江”在此交汇,形成一座独一无二的城市。石钟山下的湖口老城滨江临湖,背倚月亮山,怀抱石钟山,笼罩着名山名水的光环。据湖口县志记载,明嘉靖七年,县令沈诏上疏求建新城,新城从下石钟山至上石钟山的虹桥沿湖垒石,后山随形而筑,并新置五门。嘉靖三十七年,又新增二门,于是逐步形成古县城七大城门围城绕湖的宏伟景观。县城以城垣为限,仅0.68平方公里,由于战争的毁坏和城建的需要,城门和城墙逐渐拆除,但县城仍以此为界。近年来,随着城区不断东扩后,人们便习惯将这里称之为老城。

      虽说老城是座千年古城,但远古的遗迹大多在战火和变迁中遭到毁坏。漫步老城,总有一种忧伤的情愫萦绕心间,从这里的建筑便可窥见它曾经的沧桑。老城除了主街道外,几乎看不到高大崭新的建筑物,平房较多且大都简朴陈旧,很多已经人去楼空,阴湿的青苔和藤蔓爬满了墙头,仿佛这里的一切都在诉说的老城的往事。

    通往老城的主干道也只有一条,俗称扁担街,但老城弄堂里巷较多,纵横交错,曲径通幽。徘徊在成德岭、北门街、信义巷、茅屋街这些古朴的巷子里,总能遇见一些年老的长者在这里静坐,斑驳的屋角墙头和幽长的青石阶路,让你有一种行走在古镇的闲适感。在这里,你感受不到车水马龙与都市的喧嚣,唯有安静与沧桑,以及它独有的厚重感。几乎与湖口相关的故事,大都发生在老城。

      在湖口老城流传着一个美丽动人的传说。相传王母娘娘开蟠桃会,缺两口钟,便命二郎神下界搜寻美玉,二郎神在九华山上寻得一对美玉,并雕刻成两口精美的玉钟。玉帝令高力士于五月初四午夜前送到灵霄宝殿,并命嫦娥每夜满月为高力士照路。高力士寻得一株十丈来高的椿树做为扁担,风餐露宿,日夜兼程。

    当高力士来到鄱阳湖上空时,发现湖中有一座鞋形小山,山上古塔耸立,花丛下有一位姑娘,高力士看得忘情,不慎脚下一滑,肩上的玉钟落入鄱阳湖和长江的汇合处,两口玉钟顿时化作两座精巧玲珑的石山,一座在南,一座在北。而高力士肩上的扁担不慎将嫦娥捧着的月亮打缺了一块,那块被打碎的月亮,正落在两口石钟之间,长出一座弧形的山来,弧形的山就是月亮山,那条十丈长的扁担,掉在了对面的长江里,变成了一块长长的绿洲,人们把它叫作扁担洲。玉帝知晓后非常震怒,命夸蛾二氏从太行背来一小山,将高力士压在玉钟旁,永当看守。

    于是,在石钟山后,又多出一座山,因山下压着高力士,人们便把它叫作嵩山。月亮被打缺后,嫦娥四处采石补月,一直补到十五那天晚上,才算把月亮补圆。如此说来,“月有阴晴圆缺”还与我们的石钟山和月亮山有着不解的情缘。虽然这只是一个美丽的传说,但传说也是这座老城优秀的文化遗产,因这美丽动人的传说,更增添了我们对老城难舍的情怀和深深的依恋。

      湖口号称“江湖锁钥”,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在这里发生的著名战争有朱元璋和陈友谅大战鄱湖十八年;周瑜由此出入鄱阳湖操练水师,进击赤壁,大破曹军八十万;太平军与湘军之战;李烈钧讨袁起义等;

    同时湖口还是“渡江战役”西起点。老城虽饱受战火的洗礼,但仍留存了几处遗迹,如明代摩崖石刻“万里流”、清代学宫“状元坊”、雍正年间知县石碑、清咸丰年湘军“破贼处”、清七大城门之通济门、太平天国时期的火药库、光绪年间的天主堂、民国时期的杨赓笙故居等,从这些遗迹中能感受到老城厚重的人文历史和丰富的文化底蕴。

      在老城县衙旧址,现留存有一座圣庙,又名学宫。据当地的居民介绍,这里叫状元府。另有一说法叫老县衙,民国初期和解放初期,国民政府和县人民政府均设于此。这座圣庙分上、下两栋,目前尚存一座下堂,层层叠叠的青瓦屋顶、飞檐镂空雕饰、墙柱动物石刻和屋角木板雕花依然清晰可见,现为我县重点保护文物。太平天国时期的火药库虽残破不堪,但原貌尚存,传统的四水归堂徽派建筑,二楼木质结构日益腐朽,墙体斑驳老旧,仿佛透过它的外观在向世人诉说着它的往事,这栋建筑还曾是国民党和日军火药库,发生在湖口的非常著名战役中都有与它相关的故事。另一处光绪三十一年间,由法国传教士修建的天主堂已重新整修,只是这里的大门时刻紧闭,常年透露着神秘的气息。始建于民国的杨赓笙故居位于石钟山西南,距离老县委党校不远,相传叫“面城居”。“面城居”做为历史遗迹已修葺一新,但目前还没有对外开放,我们只能透过院墙,隐约看见它大致的模样。

      另在石钟山客运码头右侧,石钟山的崖壁上有一处明代摩崖石刻“万里流”,为邑人张科所书。张科是湖口历史上声名显赫的御史,明代进士,湖口城山镇牌楼村人,官到两浙御史,曾任钦差大臣巡视多方。“万里流”出自魏晋左思的《咏史》,意思是在长河中洗去脚上的污浊,用来形容一种放任自由的人生态度。这和民间传说张科不满朝政黑暗,辞官归隐不谋而合。还有一处位于石钟山湖畔岩石下的雍正年间知县记事碑,为雍正二年湖口知县朱奇政所记。这些珍贵的石刻都是湖口历代名人志士为我们留下的宝贵历史财富。

    关于老城的这些古迹和石刻,在老城启动棚改之初,我走访了和很多群众,查阅了大量资料,寻访到很多遗迹背后的故事,陆续在湖口报发表了十余篇《寻访老城古遗迹》系列文章,并且还在老城寻访到了一座保存尚完整的清代城门,这是湖口七大城门中仅存的一座城门遗迹,我已向老城棚改指挥部报告,建议保留这座城门。虽然现在是和平年代,我们不需要城门和城墙的保护,但这里曾经发生过的,见证老城历史的故事,我们要继续延续下去。

      漫步在老城的街头巷尾,随处可见战争和岁月留下的痕迹,破与旧是它历经风雨后的沧桑印记,这里的一砖一瓦一石一碑都有着自己的故事。如今老城棚户区改造工作已经开始启动,不久的将来,这座老城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无论老城怎么变化,都是在顺应时代的发展而不断前进。未来,希望老城的建设不仅能突出它的山水文化,还要围绕军事、津口、劳舟、渔业、民俗等特色产业做文章,深度挖掘历史遗迹与名人之间的联系,以讲好湖口故事为主线,大力发展文化旅游,加快将湖口建设成知名的山江湖旅游名城。期待老城换新颜,实现跨越大发展,我们将一起见证它的成长与蜕变,老城改造将为这座古城续写崭新的篇章。

    附:老城九大古遗迹

    0
    !我要举报这篇文章

    用户评论
    声明 本文来源:鄱阳湖口网,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转载的其他来源的文章不代表本站完全赞同其观点或对其真实性负责。本文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予以删除!